【家庭伦理】母子悲歌(192)

99真人

  前情回顾:雪兰不顾场合,见人就诉说自己的家丑,让全村人都自己来宝的大哥不赡养老人,让来宝难堪。

  上一章? ? 喋喋不休

  第一百八十二章? 生气而归

  家婆的提醒,让来宝一夜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她以为在不熟悉的地方,母亲不会如以前一样喋喋不休,逢人就倒苦水。结果却与愿望相违背。

  第二天,天空上刚刚泛起鱼肚白,来宝就爬起床,开始着手做早餐。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,她决定提醒一下老妈子,别贪图口舌之快,不顾后果地把家丑公布于众。

  大约一个小时后,早餐就做好了。因为有妞妞做调节剂,饭桌上的气氛其乐融融,不断有笑声在整栋房子环绕。

  这样的气氛对于太久没有感受到家庭温暖的雪兰而言,无疑是奢侈的享受。这一刻,她甚至还希望从今以后她便再也不用挪窝,就在这颐养天年了。

  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吃饱早饭后,雪兰让小张带着妞妞去幼儿园并去守店,她则留在家里,借机好好提醒一下母亲,叫她在人多的地方守住自己的那张嘴。毕竟,嘴巴痛快是用日子越过越凄苦换来的,这样的交易太不划算。

  为了给母亲面子,在家里洗碗筷时,因为家婆就在,来宝好几次都将要出口的话又咽回去。

  提着一大桶衣服到水井洗衣服的时候,来宝特意叫上母亲雪兰,就是想和母亲聊聊,叫她别像祥林嫂一样唠叨自己的满腹哀怨。

  在水井洗衣服时,来宝还是无法将早就想好的话无法对母亲提及,因为水井边的石块上,蹲满了洗衣服的人。

  除了初到水井时,来宝和比她早到的人客套性地打了招呼后,就一直埋头搓洗衣服。雪兰则不一样,虽然和这些人并不熟悉,但她仍然不甘寂寞地搭腔。

  偶尔在雪兰搭腔后,别人不加理会便转移别的话题。由此,来宝明显地铺捉到别人对母亲的话反感,她便好心提醒母亲说:"妈,少说几句,快点洗衣服,我得赶时间呢!"

  "还早,急什么呢?"雪兰一点都听不出来宝的弦外之音,她似乎想在这里逗留久一点,便如此回应来宝。

  不便在广庭大众下让母亲脸面无存,来宝不再说话,她只是把头压得更低地加快洗衣服的速度。因为此刻的她,恨不得能早点把衣服洗好。

  大约半个小时后,一大桶衣服终于洗干净了。来宝如释负重地提着衣服离开水井,她的母亲也只能跟着她回家了。

  当然,雪兰完全不知道来宝是因为有话对她说,才特意不去看店的。她还以为来宝想抽空弄一顿美食来招待她呢。

  从水井回来,雪兰看见亲家正在逗外甥,她也忍俊不住上前捏了一下外甥肉嘟嘟的小脸,并将外甥一把抢抱过来,对着他的小脸张嘴就亲,任由外甥把脸扭过一边"咿呀咿呀"地反抗。

  亲家看着雪兰这么做,口水都不自觉地飞进小孙子的嘴巴,觉得不卫生得让人恶心便对她说:"亲家,以后别这么逗孩子了,你看都有口水喷进他嘴巴了。"

  说完,亲家找来干净的毛巾,把孙子从雪兰手中抱过来,小心翼翼地帮孙子擦嘴巴。

  顿时,雪兰心里就极为不爽。她暗自想,我又没有传染病,就算有点口水喷进外甥嘴巴,那又怎样?我自己孩子小的时候,每次喂他们吃都是把食物嚼碎才放进他们嘴巴,如今不照样长大吗?哼,有钱人真是穷讲究!

  这一切,在旁边晾衣服的来宝也看在眼里。她知道母亲对家婆的做法不满,而家婆也看不惯母亲的所作所为。就母亲亲孩子这事,她也觉得母亲不该这么做。毕竟,孩子还小娇弱得很,抵抗力有限。

  就这样,大家尴尬地沉默着。后来,来宝为了缓和气氛灵机一动挽起母亲的手说:"妈,走,我们一起到去摘菜,顺便拔一下菜园的草 。"

  雪兰也不想再让亲家寒碜,拖着不方便的腿,一拐一拐地带跳跃才跟得上来宝。

  终于来到菜园了,或许是因为无人打理,杂菜的长势明显地更具活力,疯长的杂草已经压过了蔬菜。看上一眼,还以为这是荒草地呢。

  "唉,菜地怎么会荒芜成这样呢?"雪兰率先开了口。

  来宝耸耸肩,略微无奈地说:"天天去看店,青菜种下去后都没有回头看……"

  "看着这么高的杂草头就大了。"雪兰不客气地对来宝说。

  来宝弯下腰边开始拔草边对雪兰说:"妈,你就在一旁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看着我动手就好了。"

  "既然不用我拔草,你叫我出来干嘛?"雪兰觉得来宝这丫头真不知道替她着想,便有些不悦地问。

  来宝看了一眼母亲就小声说:"妈,我特意叫你出来,就是有话对你说,你可千万别生气。"

  "你这丫头,要对我说什么话,大热的天,还要到这来。"雪兰嗔怪道。

  来宝朝四周瞧了瞧,没发现有人,这才无所顾忌地说:"妈,我求你以后别到处说儿子不孝这些丑事了,你可能没有想过,你逢人就说家丑,除了能让嘴巴痛快外,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……"

  "来宝,你居然也嫌弃我?我被你哥你嫂子欺负,你不帮我就罢了,还不能让我说?"雪兰板起脸,还不等来宝把话说完便生气地问。

  "妈,我不是嫌弃你,我是提醒你家丑不要外扬,让全村的人知道我娘家阿哥如此不堪,我会抬不起头来做人的。"来宝在小声辩解。

  听来宝这么说自己,又想起刚才亲家对自己的嫌弃,雪兰立马生气了,她气突突地说:"好,你们都看不起我,嫌我丢人现眼,我这就回家!"

  说罢,雪兰转过身就走,这会她的脑海里只有回家这个念头,那要强的自尊让她一刻都不想在此停留。心碎欲绝的她怎么都想不到,就连女儿都不理解她。

  其实,来宝是心疼母亲的。她边在后面追边说:"妈,你怎么能这样想呢!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。"

  "来宝,请你放心,从今以后我就是做乞丐,也不会到你家门口讨饭。"雪兰决绝地说着,并且继续向前走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达到当天最大量